设为开元国际棋牌 加入收藏
开元国际棋牌
 
>>
   轻描淡写,那些年华

——

【发布日期】2015-08-27

公园的长廊上,老人坐在椅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远走的背影,爬满皱纹的脸上写满期待。——题记

静静地我的心没有丝毫波澜。我可以不去想今天我得到或失去什么。于我而言,没有意义。

我习惯站在窗台或阳台,仰望湛蓝的天空,无限遐想;俯瞰,楼宇外纷纷扰扰,庸俗或华贵的着装急行或漫步。

外出时,我喜欢乘公交车,坐在靠窗的位置看渐行渐远的人和景。那独自等待情人的小男生,匆匆上下班的步伐,年迈老者颤颤巍巍的走过斑马线。夕阳西下,彩霞红光满面的围拢天地,令人无限神往。

我喜欢和我的爷爷奶奶聒噪,他们有一肚子的话没有人去听。他们总是默默无闻,没事的时候捡捡街上的瓶子和纸屑,他们是农村来到城里的老者,不会健身,不懂防老,视力也大大的衰弱看不清,腿也不灵便了。年纪大了,很多时候很唠叨,我的父母也不愿与他们多说话,害怕他们千叮咛万嘱咐的说个没完没了。只是他们需要说,他们看着现代社会的日新月异,无尽的往事,辛酸与哀愁,积满心头,于是他们变得聒噪与不安。他们常常很安静,因为他们明白自己的生命有限了,时间不会停留多久了,于是更加的需要倾诉衷肠。只是当下的成年人都忙于工作为了儿女;年轻人忙着学业和工作为着以后。无暇顾及他们的感受,于是他们越渐孤独。常常烧好了饭菜期盼儿女会来吃一顿,只是每每都落空了。直到饭菜凉了他们才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轻轻下咽,只是为了填饱肚子。

往事历历在目,我斜靠在小庭院的水泥墙边,望着爷爷,他满头的白发,深深的皱纹,微湿的眼角。这就是曾领我上下学,手把手教我写字,扶着自行车后座让我一步步前进的爷爷啊。如今,我在听他诉说那些我不曾经历的人情世故。那时候的生活是喝着白开水烫汤饭;而感情则是一个亲切的问候,一碗热汤;朋友之间一起摸鱼捉虾,玩跳房子游戏不亦乐乎;说故事就是文革和家庭变故;而变故没有所谓的离婚和孩子离家出走,都是吃不饱或人病离世,穷的无钱医治。之后回想起曾经的老同学因妻子患病离世故执意留在村里种庄稼守着老房子不愿去城里的子女家,一年前的某个黄昏因疲劳过度不幸死在灶房里三天之久也无人问津。。说着说着爷爷便泪湿沾襟再说不下去。我听着听着不禁心里苦楚视线模糊。

起身,爷爷的眼中掠过一丝悲愁。近黄昏,阴的黑的云压来。

这些都是真实的往事,没有惊天地泣鬼神的不离不弃之爱,没有令人传颂的伟大。只是这些人和事都是他们老一辈亲身经历的最真实的故事。

是啊,那时候多少今人无法明知的事。战争、穷困、劳作、饥荒,多少令人骇然的事,是今时今日的现代人所无法体味的痛楚与心酸。

那些年华,如今已行将远去,或许没有人感怀留恋,但是他们不屈的精神却永远的留在了当代。我是个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小时候的全部记忆都是和爷爷奶奶携手同床长大。他们的故事,他们对我的教育和养育之恩是我用一生也难以回报的,我除了感恩和谢谢之外便是对他们好,听他们说曾经的往事,这些往事是他们不说心里过不去的坎,就像痛苦说给别人听就会轻松一半,毕竟一个人分担和承受的压力有限。他们郁积一样东西久了便会显得喘不过气。我深知这一点,所以我知道我怎样去爱才是久远绵长而值得的。

公交车缓缓地行驶,一站一停,人上人下。我静静地倾听窗外刮起的风,看云卷云舒。轻描淡写,那些年华,因为从未曾走远。





【责任编辑/审核】


5 打印本文 6 返回顶部 1 关闭窗口

 
1
2
2
2
2
2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