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开元国际棋牌 加入收藏
开元国际棋牌
 
>>
   姜辉:当前世界社会主义正进入谋求振兴期

——

【发布日期】2016-03-28

核心提示:21世纪初世界社会主义走出了苏东剧变后的低谷,开始进入了在发展变革中谋求振兴的时期。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既面临着难得的机遇,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成为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最大亮点,成为世界社会主义的标志性参照系和中流砥柱。

  21世纪初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出现了许多新亮点,呈现许多新特征,取得了许多新进展,在新一轮资本主义危机的环境背景下面临着走出低谷、重新振兴的机遇,同时也面临着与世界资本主义进行更为激烈复杂的较量与竞争的挑战。总的来看,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的新发展以事实打破了苏东剧变后关于“资本主义重新一统天下”的狂言妄论,粉碎了资本主义战略家们苦心孤诣地长期推行的“不战而胜”和平演变图谋,终结了所谓“西方自由民主制臻于人类社会的终点”的“历史终结论”的神话,并在整个世界范围内有力而持续地印证着共产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的客观历史规律,重新恢复与提振着马克思主义真理的力量。21世纪是世界社会主义振兴的世纪!

  当前世界社会主义在发展变革中进入谋求振兴期

  20世纪80-90年代苏东剧变之后,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陷入了严重的低潮。然而不过20多年的时间——这以历史尺度衡量不过是“短暂一瞬”,历史老人的手作了一次“奇异翻转”,21世纪初的世界资本主义却陷入到深深的危机中,至今还深陷泥潭、无以自拔。长期持续的“共产主义失败论”、“社会主义过时论”、“共产党衰亡论”的“大合唱”尽管没有戛然而止,也因为失去雄厚底气而成为难以引起共鸣的“老调重弹”。这应验了列宁说过的一句生动的哲理:“历史喜欢捉弄人,喜欢同人们开玩笑。本来要到这个房间,结果却走进了另一个房间。”历史总是在各种偶然性中为自己的必然性开辟道路。现在可以有根据地讲,资本主义开始走下坡路,社会主义开始走出低谷。同苏联东欧剧变时的20多年前相比,这个世界的确发生了剧烈的变化,人们不得不用全新的眼光来打量这个世界,重新观察和评估世界面貌、发展变迁、重大事件、社会制度,在这样的背景下,社会主义的命运和资本主义的命运又成为热烈而严肃的探讨主题。

  从苏东剧变到现在的20多年时间里,世界上坚持下来的共产党,经历了危机、重组、更新和发展。20多年前的苏东剧变,对世界范围内的共产党组织及共产主义力量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影响。一方面,共产党组织受到很大冲击,有的解散消亡了,有的改名易帜,或转变为社会民主主义类型政党,或转变为在国内政治舞台上无足轻重的边缘激进团体。另一方面,许多共产党组织在逆境中顽强地坚持斗争,坚持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奋斗目标,探索适合本国国情的理论战略和活动方式,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绩,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延续打下了基础。今天,坚持不懈努力的这些共产党组织并没有如一些人所预言的那样湮没消亡,它们从捍卫生存到谋求新的作为,推动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21世纪的发展。

  据相关统计,目前世界上约有100多个国家近130多个仍保持共产党名称或坚持马克思主义性质的政党。现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员总数约有9750多万人。其中中国共产党有8800多万党员。其他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中,越南共产党约450万人、朝鲜劳动党约400多万人、古巴共产党约100万人、老挝人民革命党10多万人。除了现实社会主义国家外,世界上其他国家大约有120多个共产党组织,党员总数共有850万人。加起来,目前世界上约有1亿零300多万党员。其中,人数过万的共产党有30多个,执政参政(或曾近期执政参政)的共产党近30个。各国共产党处于不同社会环境、国情条件和社会制度下,探索革命、建设、发展的道路各有不同特点,取得的成绩各有千秋,但毫无疑问的是,这些共产党仍然是现代世界政党中举足轻重的力量,在世界舞台上对政治经济格局和走向具有重要的影响,也是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取得新发展的主力军。

  世界共产党组织的类型与分布

  从共产党组织的类型和分布看,主要包括:

  其一是现实社会主义国家执政的共产党,包括中国、越南、古巴、老挝、朝鲜等国的共产党组织,它们长期执政,探索适合本国实际的社会主义建设、改革、发展的道路,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世人瞩目的成绩,以实际成就证明现实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中国共产党是世界上最大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也是世界上党员人数最多的政党,在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东方大国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目前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成为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中流砥柱。

  其二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共产党组织。主要是西欧地区的共产党、美洲的美国共产党和加拿大共产党、亚洲的日本共产党,它们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续探索“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如何过渡到社会主义”这一国际共运的历史课题,一般主张走议会民主的和平道路,在资本主义的心脏地区进行持续不懈的斗争,有的成为参政党,对政府决策具有重要影响。比如,日本共产党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逆势跃进”,目前在国内议会中具有21个议席,成为议会中第三大政党,也是目前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中党员人数最多、发展最好的共产党组织之一,有40万党员,在国内政坛上是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西欧的法国共产党、意大利重建共产党、希腊共产党等也在理论和实践上取得一定成绩。特别是21世纪初资本主义危机之后,资本主义国家共产党组织进一步调整政策和战略,深刻批判右翼资产阶级政党推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社会政策,更加关注社会中下层,更加重视议会外斗争和社会运动,进一步恢复和赢得了民众的广泛支撑。

  其三是原来苏联东欧地区的共产党组织。比如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等国共产党目前发展较好,在苏东剧变后经受住严峻考验,站稳脚跟并谋求新的发展。俄罗斯共产党曾经是议会中第一大党,近几年影响力和党员人数虽有所下降,但它提出“革新社会主义”的理论,并积极开展反对右翼执政党的各种斗争,在国内政治舞台上仍然是重要力量。

  其四是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共产党组织。在苏东剧变后有一部分坚持保持共产党名称和活动的政党,在新的形势下继续探索具有民族特色、适合发展中国家实际的道路和斗争战略,有的还取得了较好成绩。比如印度共产党(马)拥有党员80多万人,是议会中第三大党,目前是非社会主义国家中最大的左翼政党。该党在西孟加拉邦连续执政了近30年;南非共产党从在种族隔离制度结束后,它与非国大、南非工会大会组成三方执政联盟,成为南非的执政党之一,在本国政坛上有重要地位和影响力。目前南非共产党员有22万人,是非洲大陆最大的共产党组织。还有尼泊尔的共产党组织近年来的发展引人注目,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副主席比迪娅?班达里在2015年当选尼泊尔总统,成为世界首位共产党女总统;该党主席卡德加?奥利则当选为总理;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的领导人昂萨丽?嘎尔迪则担任议会议长。目前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与其他党派组成联合政府,其中包括多个社会主义党派。

  除了上述共产党组织外,世界上还有许多其他左翼政党和组织,它们虽然不以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为思想理论引导,但都反对资本主义、反对新自由主义、反对资产阶级右翼政党、反对霸权主义、反对殖民主义等,有的主张建立某种形式的社会主义,比如21世纪初拉美左翼政党的社会主义理论与运动,引得世人瞩目。其中委内瑞拉的“21世纪社会主义”在理论和实践中影响较大,虽然在总统查韦斯去世后遭遇很大困难,但仍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影响。还有一些超越于政党派别之外的社会主义思潮流派,如市场社会主义、生态社会主义、经济民主的社会主义、自由社会主义等。

  总之,21世纪初世界社会主义走出了苏东剧变后的低谷,在经历了严峻挫折考验后重新奋起,在捍卫阵地基础上砥砺前行,在顺应时代发展中变革创新,在资本主义新危机中迎来机遇。可以说开始进入了逐渐走出低潮、在发展变革中谋求振兴的时期。

  21世纪初世界社会主义发展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21世纪初期,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既面临着难得的机遇,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从新的机遇和有利条件看,主要是:

  第一,随着资本主义危机的发展,新自由主义力量占主导和右翼政党强势占据政治舞台的局面已开始扭转,这对于包括共产党在内的左翼政党来说,对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来说,无疑是生存和发展环境的有利转变。

  第二,资本主义危机的爆发和加剧,使得世界上社会主义及进步力量对资本主义批判的观点和主张得到实际的检验与支撑,使长期以来政治理念和声音被忽视、被淹没的共产党等社会主义力量受到很大鼓舞,因而获得重新树立和整饬社会主义理论的好契机。危机之后西方及世界范围内兴起的“马克思热”就是这方面的一个体现。

  第三,经过苏东剧变后20多年的抗争、调整和磨砺,包括共产党组织在内的许多世界社会主义力量在各国舞台上站稳脚跟的基础上,力量有所恢复,并开展了许多反对资本主义的斗争及活动。它们经过理论反思和实践磨练,逐步适应变化了的国际国内环境,总体上由受挫低落转变为积极振作,由被动应付转变为自觉提升,逐步走向新的成熟。这为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奠定了一定的组织基础和力量来源。

  第四,面对国际范围内强大的右翼力量的联合进攻,共产党及左翼力量也加强彼此之间的联系和合作,逐步由苏东剧变之后的各个孤立抗争转变为谋求左翼力量的团结合作,形成了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一定规模优势。

  第五,苏联解体东欧剧变20多年了,经过时间沉淀、实践检验和历史过滤,在今天不断形成并凸显出反映历史真相、趋于客观理性、揭示深层规律的经验教训的总结,意义重大,为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的新发展和走向振兴提供了宝贵的历史借鉴。

  第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21世纪初期取得的巨大成就,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总体低潮中的局部高潮,这使世界上共产党及各种进步力量受到鼓舞,使他们看到了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振兴的希翼,这无疑是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发展最切实、最坚实、最可依托的“根据地”和“阵地”。

  当然,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面临着新的问题和挑战,主要是:

  其一,从世界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力量对比的总的态势看,“资强社弱”的态势还没有根本改变,资本主义在总体上处于攻势越来越强烈的时期。在非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政党及力量则相对处于分散和弱小状态。

  其二,从国外共产党等社会主义力量的政治影响力看,特别是在发生危机的西方国家,共产党等社会主义政党组织在各国政治舞台上仍然处于受排斥甚至边缘化的地位,其观点主张政策很难影响本国政府决策。

  其三,在国外,大部分西方社会主义政党和力量对社会运动的领导力和影响力还相对薄弱,它们利用资本主义危机的能力不足、经验不够,难以提出有效的克服危机的战略策略,难以有效引导不满于危机和反对资本统治的群众运动。

  其四,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主体即工人阶级来看,尽管一个规模庞大的全球工人阶级客观上逐渐形成和发展,但全球工人阶级处于“自在”状态,尚未明显形成全球性的工人阶级意识,工人阶级处于分散状态且彼此竞争冲突,这严重制约着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深入开展。

  资本主义的自我调节和创新能力还很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总体上仍将处于低潮

  综合上述世界社会主义在21世纪初期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来看,大家可以得出三点结论:

  第一,在当前资本主义危机时期,马克思主义关于资本主义危机与社会主义革命之关系的原理仍然具有重要的现实引导意义。然而,这个原理的实际运用,随时随地要以时代和实践的变化、各种社会条件的变化为转移。危机为社会主义运动造成不同于正常时期的机遇和条件,但危机不一定就必然带来社会主义革命的高涨,这取决于主客观条件和因素的共同作用。那种认为“乘其之危”进行一次“毕其功于一役”的打击以实现世界性社会主义革命性改造的想法,是犯了幼稚病的错误。

  第二,资本主义经过近百年的变革和调整,其应对危机能力、创新能力、调控能力、适应能力以及统治战略策略,都完全不同于马克思恩格斯时代的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危机发生的方式、规模、周期、强度和影响等,也都完全不同了,对社会主义运动和革命的影响也发生了复杂而深刻的变化。21世纪资本主义进入国际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国际垄断资产阶级的统治范围、力量都得到巩固和加强,资本主义的自我调节和创新能力还很强,资本主义力量处于绝对优势。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总体上仍将处于低潮。大家要深刻认识资本主义社会的自我调节能力,充分估计到西方发达国家在经济科技军事方面长期占据优势的客观现实,认真做好两种社会制度长期合作和斗争的各方面准备。

  第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成为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最大亮点,成为世界社会主义的标志性参照系和中流砥柱。社会主义中国在世界东方的崛起,正在充分展示着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感召力和吸引力。中国要正确认识和处理“韬光养晦”与“有所作为”的关系,当前最重要的是集中精力办好自己的事情,不断壮大大家的综合国力,不断改善人民的生活,不断建设比资本主义具有优越性的社会主义,不断为大家赢得主动、赢得优势、赢得未来打下更加坚实的基础。邓小平同志曾经自信地展望,到21世纪中叶,中国基本实现现代化,“到那时,社会主义中国的分量和作用就不同了,大家就可以对人类有较大的贡献”。今天仍然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社会主义中国,其综合国力已今非昔比。今天是中国共产党人努力实现邓小平同志预见和嘱托的时候。大家完全可以满怀自信地讲,只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起来,世界社会主义的振兴就不是空话。正如习大大同志所讲的:“大家坚信,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发展,大家的制度必将越来越成熟,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必将进一步显现,大家的道路必将越走越宽广,我国发展道路对世界的影响必将越来越大。”(编辑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情报研究院党委书记、研究员)





【责任编辑/审核】


5 打印本文 6 返回顶部 1 关闭窗口

 
1
2
2
2
2
2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